speaker-photo

張智凱

軍中獨白—歡喜乎人幹

首先我承認,當兵這個主題只是一個藉口。再來,我為這個粗俗的名稱道歉,粗俗並非我的 本意。做這個作品是因為我當兵的時候天天被狗幹,至於誰是狗,我就不多說了(可能那時候我約得全世界都在ㄍㄢˋ我吧)。這個gan(英文比較高級)不一定是物理上的,也有可能 是更抽象的,後來我領悟到,被gan也有被gan的快樂,至於要怎麼樣才會快樂呢?一定係因為愛價欸快樂。但係,愛係蝦米咧?在想事情的時候就會用台語,抱歉。